香港智慧新城

香港经济的演变与未来展望

在上世纪50年代,香港只是人口不足300万的小渔村。经过香港人的不畏辛劳,把握到经济结构改变的商机。随着60年代制造业的重大发展,四大经济支柱的相继崛起,80、90年代无疑是香港的黄金年代,各业欣欣向荣,成就了香港成为举世瞩目的国际金融、航运及贸易中心,并赢得亚洲四小龙及东方之珠的美誉。

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惊人成就,是世人难以置信,史上最引人入目的经济和社会转型。香港回归后继续保持繁荣稳定,并与中国内地有着天然的联系。凭着特殊有利的地理位置,西方资本涌进香港,借此打开内地市场。内地经济迅速发展,也借助香港的融通面向世界。香港一直是联系中国与世界的桥梁。港珠澳大桥及广深港高速铁路(高铁)香港段的相继落成,更增强了香港与内地的全方位融通往来,密不可分。

经济转型 – 全赖创科

全球经济的慢行,只有科技创新才是新经济的推动力。5G、人工智能等新科技的数字年代,颠覆了传统经济。香港若不加快步伐发展创新科技, 自身竞争优势将面临消失。香港不缺乏高科技人才,但科技发展大大落后于周边城市。问题在于政商界对科技投入不足,并且未真正规划好香港在科研的独有优势与定位,将科研成果商品化、产业化及金融化。

香港特区政府意识到创科是城市发展的的未来, 因此近年积极推动2017年制定的《香港2030+: 跨越2030年的规划远景与策略》和《香港智慧城市蓝图》发展纲领的落实,确立创科对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性,以巩固香港作为全球和区域金融与商业中心的领导地位。

房地产行业概述

香港一直被视为全球最自由的营商城市之一,具备健全法律、低税制及外汇自由等等有利条件,因而在过去数十年吸引了数百万人移居香港。但香港地少人多及绝大部分土地受制于郊野公园土地保护的法例下,可开发用地非常稀缺,因此住房供应一直短缺,引致各种政治、经济及民生等等怨声不绝,一直是香港政府面对最根深蒂固的问题。

香港房地产价格一直推高中,造就了坐拥大量土地资源的传统地产开发商,带来丰厚的利润,因此在过去三四十年香港地产业四大巨头垄断市场。香港地产发展在高门槛之余,加上保守的土地政策,审批繁复及地方性保护等原因,可提供城市土地开发项目的机会很少,导致没有土地储备的海内外开发商只能从政府每年土地拍卖中,以高昂价格招徕土地,因此开发商在过往可观的盈利被高地价影响而受损。

在公共房屋方面,最新资料显示,公共房屋平均轮候时间维持约5.4年,余25万户在轮候中。房屋问题一直是香港市民不满政府的主要原因。

北部都会区

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在2021年施政报告中,提出了有史以来占地面积最大的规划蓝图 –“北部都会区发展策略”。报告建议构建一个占地300平方公里的“北部都会区”,提供90多万伙单位,共容纳约250万人口,将会开设65万职位;其中包含15万创科职位 ;报告还建议扩大现有新发展区范围,更加积极发展罗湖一带,待搬迁附近的公用设施、兴建新站后,拟议“罗湖/文锦渡综合发展枢纽”,可提供最多逾8万伙,规模约为六个太古城。“北部都会区”在满足居住需求的同时,还与一河之隔的深圳特区形成“双城三圈”的战略布局,为国家发挥“双引擎”作用。

经过选举制度的完善,香港重回“一国两制”正轨,给予了香港更多条件及机会融入国家发展大局,在此机遇下,对香港未来的规划不应再受到行政界线限制发展。“北部策略”是首次突破思维定势,跨越香港及深圳的行政界线的伟大构想。

“北部都会区”,目的在于促进港深优势互补、推动香港更好融入国家发展大局。《北部都会区发展策略》列举了以港深接壤地区的“两湾一河”到“双城三圈”发展布局。